澳洲幸运10网
2020-01-31 00:10:51

“你們在說什么,什么16億?”林中堂一臉懵。

林中澤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林北一眼,隨后委婉地將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給林中堂復述了一遍……

林中堂頓時吹胡子瞪眼,指著林北喝道:“嘿,你個敗家玩意兒!”

一邊罵,還一邊在林北后頭追著踹他的屁股。

林北都委屈得快崩潰了,嚎啕大哭道:“爸,這不是我的錯,是陸也給我下的套。”

林中堂剎住腳,意味深長地瞟了陸也一眼,說道:“你二叔都跟我說得很清楚了,人家陸神醫可沒有給你下套,是你自己非往人家套里鉆。”

這話說出來,就連陸也都忍不住拍手叫好:“哈哈哈,您老是個明白人!”

看看人家陸也,再看看自己的蠢兒子。

林中堂無奈地嘆道:“林北,你可長點心吧!”

“回去之后禁足一個禮拜,哪兒也不準去,給老子待在家里好好反省!”

至于那16個億,林中堂其實不怎么在意。

做了幾十年的生意,什么風風雨雨沒經歷過?

錢對他來說,早就只是一串毫無意義的數字罷了,甚至陸也開口索要的888萬也一并付給了他。

他是真的欣賞陸也這個人,手段既高明又狠辣,關鍵是他還這么年輕,日后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他是寧肯吃點眼前虧和陸也交朋友,也不愿日后發展成死對頭。

林中堂望著陸也含笑道:“陸神醫,我聽二弟說你們是拜把子,那你介不介意再多我一個大哥?”

林中堂尋思道,老子花了這么多冤枉錢,你小子總該賣我個面子吧?

然而陸也卻不為所動地拒絕道:“我介意。”

林中堂倒也沒有惱羞成怒,還是淡淡地笑道:“你介意就算了,沒有關系。”

陸也伸了個懶腰,對林中澤說:“老哥,你堂兄已經徹底痊愈了,另外我還順手給他疏通幾處堵塞多年的經脈,少說也能多活個一二十年吧。”

“謝了,老弟。”

陸也擺擺手道:“不客氣,我們走了。”

在粵名酒樓的大門外,陸也先是和孟美人一行打了聲招呼而后分道揚鑣,然后又把蘇倩倩支回了車上,只留下張云杰在身邊單獨談話。

張云杰給他點了根煙,陸也深吸了一口,說道:“下定決心投靠我了?”

“嗯,這也是我爸的意思。”

陸也說:“回去轉告你爸一句,就說陸也是林中澤的手下。”

張云杰怔了怔:“什么意思?”

“你只要照我的原話跟他講就是了,你爸會明白的。”

“好。”

碾熄了煙頭,陸也回到車里發動引擎,駛回街上卻拐了個和伊人集團背道而馳的方向。

蘇倩倩疑惑道:“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陸也說:“去拍幾套婚紗照吧?過兩天就是婚禮,再遲我怕來不及了。”

“咱們只是假結婚而已,你用不著做得這么認真吧?再說現在張云杰都成了你的小跟班了,他哪兒還敢打我的主意?”

“陸也,要不咱倆的婚禮原地取消吧?”

嘎吱!

陸也猛地踩了一腳急剎,險些磕到蘇倩倩的頭,后者不悅地呵斥道:“我早就叫你做好隨時被踹的心理準備了,你干嘛反應這么激烈?”

陸也扶著方向盤,說道:“我倒是無所謂,只是你爸早就把請柬都發出去了,你媽也跟她的老姐妹們正式介紹未來女婿了,現在取消婚禮,你說他們的臉面該往哪兒放?”

那言不由衷的語氣和失魂落魄的眼神連自己都瞞不住,哪里逃得過蘇倩倩的眼睛?

沒想到蘇倩倩卻反而有種心扉被觸動的感覺……

糟糕,他好像真的愛上我了耶!

那我這樣是不是太絕情了啊?

剛利用完就拋棄人家好像是太殘忍了點兒,別人會不會說我是渣女啊?

蘇倩倩猶豫了幾秒鐘,在心里做了個重大決定。

這婚還是得結!

不能讓別人抓到把柄說我是渣女!

大不了以后在他面前表現得既蠻橫又不講理,天天欺負他給他臉色看,讓他自己受不了主動提出跟我離婚,到時候我還能反過來罵他是渣男!

哈哈哈哈哈!

本大小姐真是太機智了,不愧是我!

嗯,就這樣!

蘇倩倩莞爾笑道:“小賤人,我跟你開玩笑的。”

陸也這才面露喜色:“老女人,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離開我的!”

蘇倩倩咯咯笑道:“你在想屁吃,我只是覺得現在取消掉婚禮的話,豈不是得把那兩億彩禮錢退還給你?”

“唔……看在彩禮錢的份上,這個婚我就勉為其難先跟你結了吧,大不了日后再離!”

陸也若有所思:“不日是不是就不離了?”

“靠!”

經不住陸也的軟磨硬泡,蘇倩倩終究還是給自己放了一個下午的假,和陸也一起去影樓拍了幾套婚紗照。

晚上回到家,蘇倩倩的態度立即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使喚道:“陸也,這婚紗照拍得我太累了,去給我端洗腳水來!”

蘇倩倩往沙發上一癱,心道就你這吃不得半點虧的性子,讓你去端洗腳水肯定不樂意吧?

沒想到陸也毫不猶豫地應了一聲:“好嘞,我這就去!”

在蘇倩倩瞠目結舌中,陸也手腳麻利地端了盆洗腳水出來。

不是吧,他有這么乖嗎?

蘇倩倩不信這個邪,又說道:“端盆水過來一扔就完事了?你不幫我洗啊?”

陸也去而復返,蹲在她跟前把袖子一擼,二話不說握著她的玉足就往水里按!

這樣的接觸比想象中的親密太多了,蘇倩倩本能地慌了神把腿縮了回去,紅著臉說道:“別了,還是我自己來吧!”

“好,那我先回房間了。”

陸也面無表情地起身上了樓,關好房門忍不住笑出了聲。

老女人跟我玩心眼兒?陸爺我分分鐘化身舔狗,舔到你懷疑人生!

樓下的蘇倩倩心不在焉地泡著腳,連蘇世明回來了都不知道。

蘇世明今兒個心情可真太好了!

托陸也的福,今天下午林北專程去了趟蘇氏集團,把剩下的50%股份全還給蘇世明了,蘇氏集團現在完完全全只在他一個人的掌控之中,心里懸了多年的大石頭終于放下了。

見蘇倩倩一個人在客廳里泡腳,蘇世明問道:“倩倩,我女婿呢?我想找他陪我喝點小酒慶祝一下!”

見女兒沒反應,他又喚了一聲:“倩倩?”

“爸,你和我媽結婚這么多年,幫她洗過腳嗎?”

蘇倩倩的突然開腔,把蘇世明給嚇了一跳,愣了愣神才說道:“沒有啊!她自己有手有腳的,為啥要我幫她洗?”

“實是放不下大男人的面子吧?”

蘇世明想了想,說道:“是有這方面的原因啦,你突然問這個做什么?”

蘇倩倩搖搖頭甩掉了心中的雜念,說道:“沒什么,陸也在房間,你上去找他吧。”

“好嘞,找我的超狂女婿喝酒去。”

蘇世明提溜著兩個酒杯,胳膊夾著瓶飛天茅臺上樓找陸也去了,蘇倩倩則繼續發著呆思考人生……

沒過多久,李淑岐也從外面回來了:“呀,倩倩泡jio呢?”

“嗯,媽你有空么?坐下來聊聊天唄!”

李淑岐趕緊說:“沒空沒空,我的乖女婿呢?我找他說點事兒!”

看著李淑岐“蹬蹬蹬”逃命似地跑上樓,蘇倩倩愣住了!

臥槽?

你們這一個兩個的……

我特喵到底是你們親生的不?

都不帶理我一下的,就知道往陸也那兒跑?

好你個小賤人,收買人心是吧?

咱們走著瞧!

第22章 去給我端洗腳水

“你們在說什么,什么16億?”林中堂一臉懵。

林中澤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林北一眼,隨后委婉地將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給林中堂復述了一遍……

林中堂頓時吹胡子瞪眼,指著林北喝道:“嘿,你個敗家玩意兒!”

一邊罵,還一邊在林北后頭追著踹他的屁股。

林北都委屈得快崩潰了,嚎啕大哭道:“爸,這不是我的錯,是陸也給我下的套。”

林中堂剎住腳,意味深長地瞟了陸也一眼,說道:“你二叔都跟我說得很清楚了,人家陸神醫可沒有給你下套,是你自己非往人家套里鉆。”

這話說出來,就連陸也都忍不住拍手叫好:“哈哈哈,您老是個明白人!”

看看人家陸也,再看看自己的蠢兒子。

林中堂無奈地嘆道:“林北,你可長點心吧!”

“回去之后禁足一個禮拜,哪兒也不準去,給老子待在家里好好反省!”

至于那16個億,林中堂其實不怎么在意。

做了幾十年的生意,什么風風雨雨沒經歷過?

錢對他來說,早就只是一串毫無意義的數字罷了,甚至陸也開口索要的888萬也一并付給了他。

他是真的欣賞陸也這個人,手段既高明又狠辣,關鍵是他還這么年輕,日后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他是寧肯吃點眼前虧和陸也交朋友,也不愿日后發展成死對頭。

林中堂望著陸也含笑道:“陸神醫,我聽二弟說你們是拜把子,那你介不介意再多我一個大哥?”

林中堂尋思道,老子花了這么多冤枉錢,你小子總該賣我個面子吧?

然而陸也卻不為所動地拒絕道:“我介意。”

林中堂倒也沒有惱羞成怒,還是淡淡地笑道:“你介意就算了,沒有關系。”

陸也伸了個懶腰,對林中澤說:“老哥,你堂兄已經徹底痊愈了,另外我還順手給他疏通幾處堵塞多年的經脈,少說也能多活個一二十年吧。”

“謝了,老弟。”

陸也擺擺手道:“不客氣,我們走了。”

在粵名酒樓的大門外,陸也先是和孟美人一行打了聲招呼而后分道揚鑣,然后又把蘇倩倩支回了車上,只留下張云杰在身邊單獨談話。

張云杰給他點了根煙,陸也深吸了一口,說道:“下定決心投靠我了?”

“嗯,這也是我爸的意思。”

陸也說:“回去轉告你爸一句,就說陸也是林中澤的手下。”

張云杰怔了怔:“什么意思?”

“你只要照我的原話跟他講就是了,你爸會明白的。”

“好。”

碾熄了煙頭,陸也回到車里發動引擎,駛回街上卻拐了個和伊人集團背道而馳的方向。

蘇倩倩疑惑道:“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陸也說:“去拍幾套婚紗照吧?過兩天就是婚禮,再遲我怕來不及了。”

“咱們只是假結婚而已,你用不著做得這么認真吧?再說現在張云杰都成了你的小跟班了,他哪兒還敢打我的主意?”

“陸也,要不咱倆的婚禮原地取消吧?”

嘎吱!

陸也猛地踩了一腳急剎,險些磕到蘇倩倩的頭,后者不悅地呵斥道:“我早就叫你做好隨時被踹的心理準備了,你干嘛反應這么激烈?”

陸也扶著方向盤,說道:“我倒是無所謂,只是你爸早就把請柬都發出去了,你媽也跟她的老姐妹們正式介紹未來女婿了,現在取消婚禮,你說他們的臉面該往哪兒放?”

那言不由衷的語氣和失魂落魄的眼神連自己都瞞不住,哪里逃得過蘇倩倩的眼睛?

沒想到蘇倩倩卻反而有種心扉被觸動的感覺……

糟糕,他好像真的愛上我了耶!

那我這樣是不是太絕情了啊?

剛利用完就拋棄人家好像是太殘忍了點兒,別人會不會說我是渣女啊?

蘇倩倩猶豫了幾秒鐘,在心里做了個重大決定。

這婚還是得結!

不能讓別人抓到把柄說我是渣女!

大不了以后在他面前表現得既蠻橫又不講理,天天欺負他給他臉色看,讓他自己受不了主動提出跟我離婚,到時候我還能反過來罵他是渣男!

哈哈哈哈哈!

本大小姐真是太機智了,不愧是我!

嗯,就這樣!

蘇倩倩莞爾笑道:“小賤人,我跟你開玩笑的。”

陸也這才面露喜色:“老女人,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離開我的!”

蘇倩倩咯咯笑道:“你在想屁吃,我只是覺得現在取消掉婚禮的話,豈不是得把那兩億彩禮錢退還給你?”

“唔……看在彩禮錢的份上,這個婚我就勉為其難先跟你結了吧,大不了日后再離!”

陸也若有所思:“不日是不是就不離了?”

“靠!”

經不住陸也的軟磨硬泡,蘇倩倩終究還是給自己放了一個下午的假,和陸也一起去影樓拍了幾套婚紗照。

晚上回到家,蘇倩倩的態度立即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使喚道:“陸也,這婚紗照拍得我太累了,去給我端洗腳水來!”

蘇倩倩往沙發上一癱,心道就你這吃不得半點虧的性子,讓你去端洗腳水肯定不樂意吧?

沒想到陸也毫不猶豫地應了一聲:“好嘞,我這就去!”

在蘇倩倩瞠目結舌中,陸也手腳麻利地端了盆洗腳水出來。

不是吧,他有這么乖嗎?

蘇倩倩不信這個邪,又說道:“端盆水過來一扔就完事了?你不幫我洗啊?”

陸也去而復返,蹲在她跟前把袖子一擼,二話不說握著她的玉足就往水里按!

這樣的接觸比想象中的親密太多了,蘇倩倩本能地慌了神把腿縮了回去,紅著臉說道:“別了,還是我自己來吧!”

“好,那我先回房間了。”

陸也面無表情地起身上了樓,關好房門忍不住笑出了聲。

老女人跟我玩心眼兒?陸爺我分分鐘化身舔狗,舔到你懷疑人生!

樓下的蘇倩倩心不在焉地泡著腳,連蘇世明回來了都不知道。

蘇世明今兒個心情可真太好了!

托陸也的福,今天下午林北專程去了趟蘇氏集團,把剩下的50%股份全還給蘇世明了,蘇氏集團現在完完全全只在他一個人的掌控之中,心里懸了多年的大石頭終于放下了。

見蘇倩倩一個人在客廳里泡腳,蘇世明問道:“倩倩,我女婿呢?我想找他陪我喝點小酒慶祝一下!”

見女兒沒反應,他又喚了一聲:“倩倩?”

“爸,你和我媽結婚這么多年,幫她洗過腳嗎?”

蘇倩倩的突然開腔,把蘇世明給嚇了一跳,愣了愣神才說道:“沒有啊!她自己有手有腳的,為啥要我幫她洗?”

“實是放不下大男人的面子吧?”

蘇世明想了想,說道:“是有這方面的原因啦,你突然問這個做什么?”

蘇倩倩搖搖頭甩掉了心中的雜念,說道:“沒什么,陸也在房間,你上去找他吧。”

“好嘞,找我的超狂女婿喝酒去。”

蘇世明提溜著兩個酒杯,胳膊夾著瓶飛天茅臺上樓找陸也去了,蘇倩倩則繼續發著呆思考人生……

沒過多久,李淑岐也從外面回來了:“呀,倩倩泡jio呢?”

“嗯,媽你有空么?坐下來聊聊天唄!”

李淑岐趕緊說:“沒空沒空,我的乖女婿呢?我找他說點事兒!”

看著李淑岐“蹬蹬蹬”逃命似地跑上樓,蘇倩倩愣住了!

臥槽?

你們這一個兩個的……

我特喵到底是你們親生的不?

都不帶理我一下的,就知道往陸也那兒跑?

好你個小賤人,收買人心是吧?

咱們走著瞧!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澳洲幸运10网 江西快三 雪缘园单场推荐准确率 棒球比分网直播 新疆时时彩 雪缘园华体网 20120820足球直播预告 竞彩足球比分 天津时时彩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查询 讯盈网球比分直播 河南快赢481 新疆25选7 河北时时彩 四川时时彩 云南时时彩 甘肃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