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网
2020-01-30 22:03:06

“幫我解決了宋丁山?”宋秋曼的嬌軀一震。

這種事情,她想都不敢想!

實際上在宋秋曼的眼里,羅毅能成為自己聯姻路上的一塊石頭,擋住孫家的求婚,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當然我是有條件的。”羅毅一臉壞笑地捏著宋秋曼的下巴,“事成之后,我要你陪我睡覺。”

宋秋曼的神情一頓,隨后就咬牙切齒地說,“你要是真能幫我解決掉宋丁山,讓他不再和我做對,我就和你睡覺。”

“這可是你說的啊。”羅毅笑了起來。

雖然他以前不是沒有睡過宋秋曼,甚至他連宋秋曼身上有幾根毛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可今時不同往日。

宋秋曼還是處!

時間不再輪回的話,這次處,也是宋秋曼的最后一次。

不管以后如何,宋秋曼的這個處,他是拿定了!

“咱們幾個掌?”羅毅又舉起了手。

宋秋曼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

她面對各種事情的時候,很少會有這種猶豫。

但隨后她一咬牙就和羅毅記了一個掌。

“干得漂亮。”羅毅心里說。

羅毅和宋秋曼很快就朝著里面走去,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親密無比的說這話,這一幕落在外人的眼里,他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不過不得不承認,兩個人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宋秋曼是那種胸部以下全是腿的類型,而羅毅則高大帥氣,體型勻稱。

正走著呢,這時候對面幾個人匆匆就從對面走了過來。

帶頭的正是宋丁山。

在宋丁山的旁邊,還跟著向原九。

看到羅毅的時候,向原九直接就跳了出來嚎了一嗓子,“宋少,就是這小子!之前就是他冒用了宋少的名號,剛才更是在宋家,將您的手下給打了!”

當宋丁山知道向原九所說的那個人出現在了宋家,并且和自己的保鏢動手了以后,整個人都驚呆住了。

宋家是什么地方,一般的人壓根就混不進來。

這不算什么,最關鍵的是,用向原九的話來說,那個人一個人就能挑好幾個自己的保鏢!

自己的保鏢,可都是特種兵退伍,尋常三五個人壓根就近身不了的那種!

不過當他看見羅毅身邊站著的宋秋曼時,卻愣了下。

“我以為是誰,原來是宋家的大小姐啊!”宋丁山冷笑了起來,“我說誰有這么大膽子,敢動我的人呢。”

向原九一驚,這時候才將目光落在了宋秋曼的身上。

宋秋曼的大名,在整個青城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不代表所有的人就能知道她長什么樣,一眼就能認出她來。

現在聽宋丁山這么一說,再看宋秋曼和羅毅那種親昵的關系,心里頓時覺得不妙。

宋秋曼在宋家的話語權,那可是比宋丁山還要大!

宋丁山見到她,也要喊上一句“姐”!

雖然兩個人是水火不相容,可宋秋曼確實比宋丁山要大。

還沒等向原九反應過來呢,宋秋曼就直接走了上去,猛地一巴掌就扇在了向原九的臉上。

宋秋曼身后的幾個保鏢也跟了上去,將向原九直接給按在了地上。

“你有什么資格,對我的男朋友指手畫腳?”宋秋曼冷冷地說。

宋丁山身后也跟著幾個保鏢,見狀還是想要上前的,不過似乎想到了什么,彼此對視了一眼都站在原地沒有動。

可是他們的眼神卻落在了羅毅的身上。

他們是聽說過羅毅,這兩天羅毅和宋秋曼的事情被傳的沸沸揚揚,可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羅毅。

羅毅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宋秋曼則回到了羅毅的面前,用手挽住了羅毅的胳膊,“老公,你說我們要怎么處理這小子?”

得,這連老公都叫上了。

羅毅聳了聳肩,笑著說,“你說怎么辦,那就怎么辦。”

宋秋曼點了點頭,然后厲聲說,“得罪我可以,但是敢得罪我男朋友就是不行!給我廢掉他的一只手!”

那幾個保鏢直接就將向原九給拖了下去。

向原九不斷的掙扎著,嘴里拼命地喊著,“宋少,宋少救命啊!”

宋丁山的眼神里閃過了一絲寒芒,欲言又止最后還是閉上了嘴巴。

為了一個向原九,不值得和宋秋曼發生沖突。他向原九還不配!

當然這只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宋丁山忽然想到了之前向原九所說的話。

別人或許不知道羅毅長什么樣子,可是當宋秋曼宣布羅毅是自己男朋友的時候,宋丁山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得到了羅毅的所有相關信息。

這個羅毅,居然知道自己最近和向原九的密謀?

這么說來,宋秋曼豈不是也知道了?

甚至宋丁山極度懷疑,羅毅之所以知道,完全是因為宋秋曼的緣故。

關于這件事,他宋丁山做的相當的隱秘,說是密不透風也不為過!

深吸了一口氣,宋丁山忽然笑著說,“姐姐,你來了啊,這就是姐夫吧。姐夫你好,我之前就聽說這一次的家宴姐姐會把你給帶過來,本來應該是去門口迎接你的,不過之前遇見了點事情,所以耽擱了。”

宋丁山朝著羅毅伸出了手,“真是不好意思啊。”

羅毅一臉玩味的看著宋丁山,搖了搖頭說,“握手就算了吧,我怕別染了什么病!”

他和宋丁山,可沒什么好客氣的!

宋丁山一愣,隨后眼神里閃過了一絲寒芒。

過分,這真是太過分了!

宋丁山長這么大,還沒有人敢用這種態度和自己說話呢!

就連宋家的老太太,對自己那也是和藹無比的。

深吸了一口氣,宋丁山不露痕跡地縮回了手,然后笑著說,“之前我手下的人說是得罪了一個人,我不知道是姐夫你,不然哪里需要姐姐動手啊,我早就將他們給滅掉了。”

隨后宋丁山眼神里滿是深意,“不過我聽手下人說,他們和姐夫你發生關系,是因為一個女人?而且那個女人還是姐夫你的女朋友?”

這話讓宋秋曼挑了挑眉。

她還真不知道這件事。

并不是她沒有找人留意羅毅的行蹤,而是羅毅的行蹤實在是太難以捉摸了。

第二十章行蹤捉摸不透

“幫我解決了宋丁山?”宋秋曼的嬌軀一震。

這種事情,她想都不敢想!

實際上在宋秋曼的眼里,羅毅能成為自己聯姻路上的一塊石頭,擋住孫家的求婚,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當然我是有條件的。”羅毅一臉壞笑地捏著宋秋曼的下巴,“事成之后,我要你陪我睡覺。”

宋秋曼的神情一頓,隨后就咬牙切齒地說,“你要是真能幫我解決掉宋丁山,讓他不再和我做對,我就和你睡覺。”

“這可是你說的啊。”羅毅笑了起來。

雖然他以前不是沒有睡過宋秋曼,甚至他連宋秋曼身上有幾根毛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可今時不同往日。

宋秋曼還是處!

時間不再輪回的話,這次處,也是宋秋曼的最后一次。

不管以后如何,宋秋曼的這個處,他是拿定了!

“咱們幾個掌?”羅毅又舉起了手。

宋秋曼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

她面對各種事情的時候,很少會有這種猶豫。

但隨后她一咬牙就和羅毅記了一個掌。

“干得漂亮。”羅毅心里說。

羅毅和宋秋曼很快就朝著里面走去,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親密無比的說這話,這一幕落在外人的眼里,他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不過不得不承認,兩個人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宋秋曼是那種胸部以下全是腿的類型,而羅毅則高大帥氣,體型勻稱。

正走著呢,這時候對面幾個人匆匆就從對面走了過來。

帶頭的正是宋丁山。

在宋丁山的旁邊,還跟著向原九。

看到羅毅的時候,向原九直接就跳了出來嚎了一嗓子,“宋少,就是這小子!之前就是他冒用了宋少的名號,剛才更是在宋家,將您的手下給打了!”

當宋丁山知道向原九所說的那個人出現在了宋家,并且和自己的保鏢動手了以后,整個人都驚呆住了。

宋家是什么地方,一般的人壓根就混不進來。

這不算什么,最關鍵的是,用向原九的話來說,那個人一個人就能挑好幾個自己的保鏢!

自己的保鏢,可都是特種兵退伍,尋常三五個人壓根就近身不了的那種!

不過當他看見羅毅身邊站著的宋秋曼時,卻愣了下。

“我以為是誰,原來是宋家的大小姐啊!”宋丁山冷笑了起來,“我說誰有這么大膽子,敢動我的人呢。”

向原九一驚,這時候才將目光落在了宋秋曼的身上。

宋秋曼的大名,在整個青城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不代表所有的人就能知道她長什么樣,一眼就能認出她來。

現在聽宋丁山這么一說,再看宋秋曼和羅毅那種親昵的關系,心里頓時覺得不妙。

宋秋曼在宋家的話語權,那可是比宋丁山還要大!

宋丁山見到她,也要喊上一句“姐”!

雖然兩個人是水火不相容,可宋秋曼確實比宋丁山要大。

還沒等向原九反應過來呢,宋秋曼就直接走了上去,猛地一巴掌就扇在了向原九的臉上。

宋秋曼身后的幾個保鏢也跟了上去,將向原九直接給按在了地上。

“你有什么資格,對我的男朋友指手畫腳?”宋秋曼冷冷地說。

宋丁山身后也跟著幾個保鏢,見狀還是想要上前的,不過似乎想到了什么,彼此對視了一眼都站在原地沒有動。

可是他們的眼神卻落在了羅毅的身上。

他們是聽說過羅毅,這兩天羅毅和宋秋曼的事情被傳的沸沸揚揚,可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羅毅。

羅毅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宋秋曼則回到了羅毅的面前,用手挽住了羅毅的胳膊,“老公,你說我們要怎么處理這小子?”

得,這連老公都叫上了。

羅毅聳了聳肩,笑著說,“你說怎么辦,那就怎么辦。”

宋秋曼點了點頭,然后厲聲說,“得罪我可以,但是敢得罪我男朋友就是不行!給我廢掉他的一只手!”

那幾個保鏢直接就將向原九給拖了下去。

向原九不斷的掙扎著,嘴里拼命地喊著,“宋少,宋少救命啊!”

宋丁山的眼神里閃過了一絲寒芒,欲言又止最后還是閉上了嘴巴。

為了一個向原九,不值得和宋秋曼發生沖突。他向原九還不配!

當然這只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宋丁山忽然想到了之前向原九所說的話。

別人或許不知道羅毅長什么樣子,可是當宋秋曼宣布羅毅是自己男朋友的時候,宋丁山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得到了羅毅的所有相關信息。

這個羅毅,居然知道自己最近和向原九的密謀?

這么說來,宋秋曼豈不是也知道了?

甚至宋丁山極度懷疑,羅毅之所以知道,完全是因為宋秋曼的緣故。

關于這件事,他宋丁山做的相當的隱秘,說是密不透風也不為過!

深吸了一口氣,宋丁山忽然笑著說,“姐姐,你來了啊,這就是姐夫吧。姐夫你好,我之前就聽說這一次的家宴姐姐會把你給帶過來,本來應該是去門口迎接你的,不過之前遇見了點事情,所以耽擱了。”

宋丁山朝著羅毅伸出了手,“真是不好意思啊。”

羅毅一臉玩味的看著宋丁山,搖了搖頭說,“握手就算了吧,我怕別染了什么病!”

他和宋丁山,可沒什么好客氣的!

宋丁山一愣,隨后眼神里閃過了一絲寒芒。

過分,這真是太過分了!

宋丁山長這么大,還沒有人敢用這種態度和自己說話呢!

就連宋家的老太太,對自己那也是和藹無比的。

深吸了一口氣,宋丁山不露痕跡地縮回了手,然后笑著說,“之前我手下的人說是得罪了一個人,我不知道是姐夫你,不然哪里需要姐姐動手啊,我早就將他們給滅掉了。”

隨后宋丁山眼神里滿是深意,“不過我聽手下人說,他們和姐夫你發生關系,是因為一個女人?而且那個女人還是姐夫你的女朋友?”

這話讓宋秋曼挑了挑眉。

她還真不知道這件事。

并不是她沒有找人留意羅毅的行蹤,而是羅毅的行蹤實在是太難以捉摸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澳洲幸运10网 内蒙古快3 浙江6+1 宁夏十一选五 原版澳门足球即时赔率 新疆时时彩 nba比分网188 雪缘园日本 黑龙江22选5 亿客隆彩票 江西快3 天津快乐10分 雷速体育直播网页 007即时比分网 体彩p5 竞彩比分4串1 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