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网
2020-01-30 23:51:27

謝冰惡狠狠地看著謝云,他拍著桌子怒吼道。

他雖然猖狂,但是不傻。

這明顯就是謝云讓他去送死。

言罷,謝云的身體抖了抖。

一瞬間,他的嘴角抽了抽。

只不過,就這一秒鐘的事,他又恢復如初,臉上帶著微笑,看向謝冰。

“你不就是要老爺子的家產嗎?給你就是,拿合同來。”

謝冰盯著謝云,不過他很是無奈。

謝云是謝家的長子,自己不可能讓他怎樣。

為了爭奪謝家的家產,把命給丟了,這可不劃算。

說罷,謝云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從自己馬甲內,掏出一份合同丟到謝冰的身前。

“我有一個要求,我的冰封集團,必須脫離謝家。”

“沒問題。”

……

昏黃的燈光下,照耀著幾人詫異的臉龐。

他們愣在原地,看著葉知凡。

雖說,葉知凡與葉凌云不太像。

但是,畢竟是親哥哥。

在這燈光不太明顯的樓道中。

葉知凡的輪廓與葉凌云很是相像。

帶頭拿包的名叫曹旭,他嘴角抽搐著,望著葉知凡,臉上很是驚恐。

“您好,有什么事?”

葉知凡開口,看著他們。

聽到這話,曹旭與他的人才有些緩和,“這里馬上要拆遷,請你趕快搬離。”

他們幾個面前的葉知凡,點了點頭,應付幾聲,沒當回事,走入房間內。

看來這里是待不長了。

回到家中,葉知凡洗洗就睡了。

明日還要去魏少軍家看望。

第二日。

冬天的清晨,天亮的很晚。

不過,葉知凡在尊隊中,早已習慣早起。

天空還未亮,葉知凡就起身整理。

床上的被子疊成豆腐塊。

今日,未有事,一身休閑裝在身。

洗漱完,他便要晨練。

走出門,外面許多老人早已起來。

晨跑玩,到了中午,葉知凡才緩緩拿出手機,“少白,備車。”

話末,便走出家門到了小區路口。

不過一會,白少白就開著他的綠色吉普到了葉知凡的身前。

葉知凡一步跨上車,“昨日,有人跪在凌云的墓前嗎?”

他從車中抽出扇子,在手中把玩。

“沒有。”

白少白回答道。

聽到這話,葉知凡點了點頭,“先去凌云的墳前看看。”

湖廣墓。

這乃是整個東陽內,最為貴重的墓園。

里面埋著的都可是大富人家的子弟。

葉知凡下車。

雪白的墓地中。

他一眼就看出葉凌云埋在哪兒。

來到了葉凌云的墓前。

望著這墓上的照片。

看了許久說不出話來。

這時,雪白的墓地外。

走出兩人。

來者,身披一身貂絨,裹得很結實,帶著手套的手上拿著一根雪茄。

煙,順著這冷空氣,飄入上空。

身后跟著一人,身穿一身黑色服裝。

以這雪白的目的,很是不搭。

葉知凡一眼就認出這人。

他就是謝家三少爺,謝冰。

他的臉上有些許詫異。

顯然,謝冰也看到了葉知凡。

咽了一下口水后,硬著頭皮走進墓地。

他在東陽,不僅仰仗著自己身后的謝家。

還有他后面的這位,蕭晨。

蕭晨是謝冰的左右手。

且,入伍過幾年,能力是相當可以。

這葉知凡在怎么能,也不可能能得過蕭晨。

站在上面的葉知凡稍微瞇了瞇眼。

看著謝冰,一步一步地走上來。

“謝家三公子,閑來無事到這墓園中,何事?”

葉知凡打開扇子,看著這扇面上的山水畫。

他平平無奇的這句話卻是在嘲諷。

明明知道這謝冰就是來看他二哥,謝洋。

謝洋死后,尸骨被謝云哇了出來,沒有通知,沒有新聞。

出于臉面的原因,直接把謝洋埋葬在這里。

“葉知凡,你別太囂張,別以為殺了我二哥,你就能為所欲為了。”

謝冰惡狠狠地盯著葉知凡,看著葉知凡這般悠閑的模樣,他更是憤怒。

“三少爺,要不……”

謝冰后面的蕭晨望著這情景,準備動手。

不過,謝冰抬起一只手,“不用。”

“哪你,為何不動手,這也確實不是你的風格?”

葉知凡的臉上笑盈盈,他望著憤怒的謝冰,搖搖頭。

這,確實不是謝冰的風格。

在外面,沒沒受到嘲諷,他必定會叫蕭晨處理。

而,嘲諷他的人,非死即傷。

謝冰一向都不會畏懼。

卻,在葉知凡這里,怕了。

話末,謝冰的臉上更是難堪。

他捏緊的拳頭就像隨時隨地要爆炸的爆竹一般。

就差葉知凡點火。

“我們約好三日后見,既然在這里碰面了,那就要把話說清楚。”

葉知凡說完,啪嗒一聲收起手的扇子。

正眼看這謝冰的表情。

葉知凡挑了挑眉,呼出一口氣。

白煙,順著葉知凡的口中,徐徐飄出。

回頭看著墓碑上的葉凌云。

是時候該動手了。

“你為何要殺我二哥?”

謝冰對著葉知凡怒吼道。

在謝家,雖說謝洋最沒出息。

成天喝酒打牌。

但是,是謝家內為數不多對謝冰最好的人。

所以,謝洋的死是對他最大的打擊。

而,葉知凡這個罪魁禍首,站在自己面前。

自己卻不敢拿他怎樣。

這屬實好笑。

今日,他必然讓葉知凡有債有還。

對于,謝冰的詢問,葉知凡的笑容一瞬間就消失。

“他,侮辱我第。”

他這句話,中氣十足。

好似,整個墓園石碑上的雪,都被這句話給震落。

謝冰眼神注意到了,葉知凡身旁的那塊石碑。

上面映著的正是葉凌云。

葉凌云的事,弄得滿城風雨。

謝冰不可能不知道。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葉知凡原來是葉凌云的親哥哥。

“原來是,那個廢……”

還未說完,謝冰就立即閉上了嘴。

因為,葉知凡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他的眼睛凸起,正盯著自己。

剛剛,謝冰明顯就是站在葉知凡的十米開外。

就連,他身后的蕭晨,都未曾看清,葉知凡的動作。

謝冰倒吸一口涼氣,盯著葉知凡。

眼神中充滿了對葉知凡的恐懼。

嘴角抽搐著,不知該說什么為好。

“以后,謹言慎行。”

葉知凡淡淡的說道。

側過身去,望著這白茫茫的墓地。

第十八章 好好談談

謝冰惡狠狠地看著謝云,他拍著桌子怒吼道。

他雖然猖狂,但是不傻。

這明顯就是謝云讓他去送死。

言罷,謝云的身體抖了抖。

一瞬間,他的嘴角抽了抽。

只不過,就這一秒鐘的事,他又恢復如初,臉上帶著微笑,看向謝冰。

“你不就是要老爺子的家產嗎?給你就是,拿合同來。”

謝冰盯著謝云,不過他很是無奈。

謝云是謝家的長子,自己不可能讓他怎樣。

為了爭奪謝家的家產,把命給丟了,這可不劃算。

說罷,謝云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從自己馬甲內,掏出一份合同丟到謝冰的身前。

“我有一個要求,我的冰封集團,必須脫離謝家。”

“沒問題。”

……

昏黃的燈光下,照耀著幾人詫異的臉龐。

他們愣在原地,看著葉知凡。

雖說,葉知凡與葉凌云不太像。

但是,畢竟是親哥哥。

在這燈光不太明顯的樓道中。

葉知凡的輪廓與葉凌云很是相像。

帶頭拿包的名叫曹旭,他嘴角抽搐著,望著葉知凡,臉上很是驚恐。

“您好,有什么事?”

葉知凡開口,看著他們。

聽到這話,曹旭與他的人才有些緩和,“這里馬上要拆遷,請你趕快搬離。”

他們幾個面前的葉知凡,點了點頭,應付幾聲,沒當回事,走入房間內。

看來這里是待不長了。

回到家中,葉知凡洗洗就睡了。

明日還要去魏少軍家看望。

第二日。

冬天的清晨,天亮的很晚。

不過,葉知凡在尊隊中,早已習慣早起。

天空還未亮,葉知凡就起身整理。

床上的被子疊成豆腐塊。

今日,未有事,一身休閑裝在身。

洗漱完,他便要晨練。

走出門,外面許多老人早已起來。

晨跑玩,到了中午,葉知凡才緩緩拿出手機,“少白,備車。”

話末,便走出家門到了小區路口。

不過一會,白少白就開著他的綠色吉普到了葉知凡的身前。

葉知凡一步跨上車,“昨日,有人跪在凌云的墓前嗎?”

他從車中抽出扇子,在手中把玩。

“沒有。”

白少白回答道。

聽到這話,葉知凡點了點頭,“先去凌云的墳前看看。”

湖廣墓。

這乃是整個東陽內,最為貴重的墓園。

里面埋著的都可是大富人家的子弟。

葉知凡下車。

雪白的墓地中。

他一眼就看出葉凌云埋在哪兒。

來到了葉凌云的墓前。

望著這墓上的照片。

看了許久說不出話來。

這時,雪白的墓地外。

走出兩人。

來者,身披一身貂絨,裹得很結實,帶著手套的手上拿著一根雪茄。

煙,順著這冷空氣,飄入上空。

身后跟著一人,身穿一身黑色服裝。

以這雪白的目的,很是不搭。

葉知凡一眼就認出這人。

他就是謝家三少爺,謝冰。

他的臉上有些許詫異。

顯然,謝冰也看到了葉知凡。

咽了一下口水后,硬著頭皮走進墓地。

他在東陽,不僅仰仗著自己身后的謝家。

還有他后面的這位,蕭晨。

蕭晨是謝冰的左右手。

且,入伍過幾年,能力是相當可以。

這葉知凡在怎么能,也不可能能得過蕭晨。

站在上面的葉知凡稍微瞇了瞇眼。

看著謝冰,一步一步地走上來。

“謝家三公子,閑來無事到這墓園中,何事?”

葉知凡打開扇子,看著這扇面上的山水畫。

他平平無奇的這句話卻是在嘲諷。

明明知道這謝冰就是來看他二哥,謝洋。

謝洋死后,尸骨被謝云哇了出來,沒有通知,沒有新聞。

出于臉面的原因,直接把謝洋埋葬在這里。

“葉知凡,你別太囂張,別以為殺了我二哥,你就能為所欲為了。”

謝冰惡狠狠地盯著葉知凡,看著葉知凡這般悠閑的模樣,他更是憤怒。

“三少爺,要不……”

謝冰后面的蕭晨望著這情景,準備動手。

不過,謝冰抬起一只手,“不用。”

“哪你,為何不動手,這也確實不是你的風格?”

葉知凡的臉上笑盈盈,他望著憤怒的謝冰,搖搖頭。

這,確實不是謝冰的風格。

在外面,沒沒受到嘲諷,他必定會叫蕭晨處理。

而,嘲諷他的人,非死即傷。

謝冰一向都不會畏懼。

卻,在葉知凡這里,怕了。

話末,謝冰的臉上更是難堪。

他捏緊的拳頭就像隨時隨地要爆炸的爆竹一般。

就差葉知凡點火。

“我們約好三日后見,既然在這里碰面了,那就要把話說清楚。”

葉知凡說完,啪嗒一聲收起手的扇子。

正眼看這謝冰的表情。

葉知凡挑了挑眉,呼出一口氣。

白煙,順著葉知凡的口中,徐徐飄出。

回頭看著墓碑上的葉凌云。

是時候該動手了。

“你為何要殺我二哥?”

謝冰對著葉知凡怒吼道。

在謝家,雖說謝洋最沒出息。

成天喝酒打牌。

但是,是謝家內為數不多對謝冰最好的人。

所以,謝洋的死是對他最大的打擊。

而,葉知凡這個罪魁禍首,站在自己面前。

自己卻不敢拿他怎樣。

這屬實好笑。

今日,他必然讓葉知凡有債有還。

對于,謝冰的詢問,葉知凡的笑容一瞬間就消失。

“他,侮辱我第。”

他這句話,中氣十足。

好似,整個墓園石碑上的雪,都被這句話給震落。

謝冰眼神注意到了,葉知凡身旁的那塊石碑。

上面映著的正是葉凌云。

葉凌云的事,弄得滿城風雨。

謝冰不可能不知道。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葉知凡原來是葉凌云的親哥哥。

“原來是,那個廢……”

還未說完,謝冰就立即閉上了嘴。

因為,葉知凡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他的眼睛凸起,正盯著自己。

剛剛,謝冰明顯就是站在葉知凡的十米開外。

就連,他身后的蕭晨,都未曾看清,葉知凡的動作。

謝冰倒吸一口涼氣,盯著葉知凡。

眼神中充滿了對葉知凡的恐懼。

嘴角抽搐著,不知該說什么為好。

“以后,謹言慎行。”

葉知凡淡淡的說道。

側過身去,望著這白茫茫的墓地。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澳洲幸运10网 南粤36选7 bf1234网球比分直播 江苏快3 亿客隆彩票官网 秒速时时彩 亿客隆彩票首页 广东快乐10分 东方6+1 足球比分下载逛球街1 14场足彩比分直播 竞猜足彩比分直播 雷速体育分析师 让分胜负 河南11选5 188nba蓝球比分直播 广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