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网
2020-01-30 22:40:40

這個聲音中的每一個字都及其的刺耳!

蕭亦川眉頭頓時一皺,轉頭望去,便是見到那吳耀抓著手中那包裝盒,正怒氣沖沖的走進來。

當來到蕭亦川跟前之際,看著蕭亦川那眼神,這吳耀更是怒了。

“草,你特么的聽不到我說話嗎?滾起來啊!垃圾!滾啊!”他指著蕭亦川的鼻子就怒吼著。

蕭亦川的眼中瞬間閃過一絲殺意!

找死!

正當蕭亦川欲要動手之際,旁邊的蕭柔站了起來,沉著臉看著吳耀吼道:“吳耀!你纏夠了沒有?我說過了,我對你,已經沒有感覺了!”

“還有,他是我哥,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你再敢出言不遜,我對你不客氣!”

“你哥?”

聽著這番話,吳耀一愣,滿是不解。

蕭柔什么時候多了個哥了?

但蕭柔根本沒給他解釋。

她知道,就吳耀這性格,說再多亦是無用功。

所以,蕭柔滿是歉意的看了蕭亦川一眼后,便拿起包,滿是氣憤的離開了。

她不想因自己耽誤的蕭亦川連個午飯都吃不下。

也果然,在她離開后,吳耀立刻是跟去。

不過走前,是狠狠的瞪了蕭亦川一眼,滿是威脅之意!

他認為,蕭柔所說的這個哥肯定是蕭柔編造出來的。

否則,他怎么沒聽蕭柔提起過?

肯定是蕭柔的哪個異性朋友!

對蕭柔圖謀不軌的!

他這眼神,就是像對方赤裸裸的說明了。

你這垃圾,要是膽敢打蕭柔的主意,那我必定要讓你后悔活在這世界上!

蕭亦川眉頭皺的更深了。

心中有些不快。

除卻這被莫名其妙的罵一通外,還有對現在蕭柔這處境感到不快!

看來,小柔的生活并沒有那么好!

誠如蕭柔所言,蕭亦川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那他這個當哥又怎會看著?

得好好查查了!

……

面的味道沒變,可剛經歷過這一件事,蕭亦川吃的并不盡興。

飯后,蕭亦川直接是回了酒店,到了鐵狼住的那房中。

進來時,鐵狼正在與人通著電話。

蕭亦川坐在床上,靜候著。

這番通話并未持續多久,大概一兩分鐘的時間,便是掛斷。

“主上!”

鐵狼來到蕭亦川跟前,面色之中有些凝重。

“何事?”蕭亦川眉頭一挑,問著。

“江州郡王林東方不知從何處得知主上您還在江州一事,現今與我聯系,表示想約你晚上一聚?”鐵狼匯報著。

蕭亦川的面色一下沉了下來。

“他是如何得知的?”

“暫還不知。”鐵狼搖了搖頭道。

蕭亦川那沉重的面色上,頓時多了一絲笑意!

“看來,戰王軍與影衛之中,還有他人眼線啊!”

聽得這話,鐵狼忍不住一顫。

戰王軍與影衛都是蕭亦川這些年在西境建立起來的,里面的每個人都被嚴格排查,都受過極多的訓練。

倘若,這之中,真有他人眼線,那極有可能,是很長的一條線啊!

且軍中尉官之上,都可能在這一條線中!

“我這就吩咐人去著手入查!”

鐵狼急忙說著,再次拿起手機,欲想找人。

“不急!”

蕭亦川直接擺手打斷,說道:“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至于真假,待我晚上會不會這位林郡王再說!你稍后把地址發過來吧。”

“是!”

“另外,現有件事需你親自去操辦。”蕭亦川又是說道。

“主上請問!”鐵狼埋頭應著。

“幫我查查我義妹蕭柔近況。”蕭亦川說道。

“明白!只不過……主上,現在我們處處受限,雖說您僅是普通人,可查起來,怕是需要些時間……”鐵狼面色有些不好意思。

“多久?”蕭亦川淡淡問著。

“最遲,也要明天早上。”鐵狼回答道。

“那無妨,此事你可慢慢來,明天能交于我便可!”

鐵狼這才松了口氣,致謝過后,便轉身離開了。

是去做此事了!

……

另一處。

江別苑,別墅大廳。

蘇語坐在沙發上,眼睛卻是時不時的瞟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機,臉上即是緊張,又是期待。

旁邊正吃著零食看著電視的蘇璇終于有些忍不住了,問了一句:“姐,你今天怎么回事啊?班都不上了?是在做什么啊?”

“你……你不懂……”

一想到早上的事,蘇語的臉上就止不住的喜悅,高興的回答著。

“我不懂?什么啊?”

蘇璇是滿頭霧水。

本來一開始她還認為,姐這是跟姐夫離婚了,人難過著呢。

本著不想在傷口上撒鹽的想法。

再加上,她自己都對此事有點高興不起來,也就一直沒提。

可此刻,蘇語這般模樣,哪里有半點傷心的樣子?

忽然間,一個猜測就出現在了蘇璇的腦中!

“姐,你……你不會是找了別的男人吧?你可不能這樣啊!你說過的,你心里只有姐夫,你不能對姐夫不忠啊!”

蘇璇驚呼一聲,放下手中的零食,滿是憤憤不平的推著蘇語的身體。

蘇語是哭笑不得。

她直接抬手,輕拍了蘇璇的小腦袋,說道:“你姐我是這種人嗎?”

蘇璇揉著自己的腦袋,扁著嘴,沒有開口。

蘇語知道,這小妮子肯定是相信他的那個猜測了。

沒辦法。

蘇語只能解釋道:“我跟你姐夫,嗯……現在差不多是和好的情況了。”

假結婚的事,蘇璇并不知。

蘇璇只是認為,蘇語與姐夫之間,是太久沒見,感情生疏了。

雖然看著和和氣氣,實際上肯定是有著巨大矛盾的!

兩人這才會選擇離婚的!

所以現在,聽著蘇語這話,蘇璇一愣,下意識道:“真……真的?”

“真的!”蘇語點頭,笑道。

當確定下來后,蘇璇頓時間歡呼起來。

“太好了!我就知道,姐夫跟姐你不會就這么散了的,太好咯,我……”

然而,話還沒說完。

突然間,一道怒喝聲猛地響起。

“好什么好?像這種沒本事的廢物野狗,也配當我的女婿?蘇語,你要還是我女兒,就趕緊給我找那野狗離了!趕緊的!”

話落,劉瑛與蘇慶國沉著臉,從樓梯那緩緩走上來。

第18章 好什么好

這個聲音中的每一個字都及其的刺耳!

蕭亦川眉頭頓時一皺,轉頭望去,便是見到那吳耀抓著手中那包裝盒,正怒氣沖沖的走進來。

當來到蕭亦川跟前之際,看著蕭亦川那眼神,這吳耀更是怒了。

“草,你特么的聽不到我說話嗎?滾起來啊!垃圾!滾啊!”他指著蕭亦川的鼻子就怒吼著。

蕭亦川的眼中瞬間閃過一絲殺意!

找死!

正當蕭亦川欲要動手之際,旁邊的蕭柔站了起來,沉著臉看著吳耀吼道:“吳耀!你纏夠了沒有?我說過了,我對你,已經沒有感覺了!”

“還有,他是我哥,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你再敢出言不遜,我對你不客氣!”

“你哥?”

聽著這番話,吳耀一愣,滿是不解。

蕭柔什么時候多了個哥了?

但蕭柔根本沒給他解釋。

她知道,就吳耀這性格,說再多亦是無用功。

所以,蕭柔滿是歉意的看了蕭亦川一眼后,便拿起包,滿是氣憤的離開了。

她不想因自己耽誤的蕭亦川連個午飯都吃不下。

也果然,在她離開后,吳耀立刻是跟去。

不過走前,是狠狠的瞪了蕭亦川一眼,滿是威脅之意!

他認為,蕭柔所說的這個哥肯定是蕭柔編造出來的。

否則,他怎么沒聽蕭柔提起過?

肯定是蕭柔的哪個異性朋友!

對蕭柔圖謀不軌的!

他這眼神,就是像對方赤裸裸的說明了。

你這垃圾,要是膽敢打蕭柔的主意,那我必定要讓你后悔活在這世界上!

蕭亦川眉頭皺的更深了。

心中有些不快。

除卻這被莫名其妙的罵一通外,還有對現在蕭柔這處境感到不快!

看來,小柔的生活并沒有那么好!

誠如蕭柔所言,蕭亦川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那他這個當哥又怎會看著?

得好好查查了!

……

面的味道沒變,可剛經歷過這一件事,蕭亦川吃的并不盡興。

飯后,蕭亦川直接是回了酒店,到了鐵狼住的那房中。

進來時,鐵狼正在與人通著電話。

蕭亦川坐在床上,靜候著。

這番通話并未持續多久,大概一兩分鐘的時間,便是掛斷。

“主上!”

鐵狼來到蕭亦川跟前,面色之中有些凝重。

“何事?”蕭亦川眉頭一挑,問著。

“江州郡王林東方不知從何處得知主上您還在江州一事,現今與我聯系,表示想約你晚上一聚?”鐵狼匯報著。

蕭亦川的面色一下沉了下來。

“他是如何得知的?”

“暫還不知。”鐵狼搖了搖頭道。

蕭亦川那沉重的面色上,頓時多了一絲笑意!

“看來,戰王軍與影衛之中,還有他人眼線啊!”

聽得這話,鐵狼忍不住一顫。

戰王軍與影衛都是蕭亦川這些年在西境建立起來的,里面的每個人都被嚴格排查,都受過極多的訓練。

倘若,這之中,真有他人眼線,那極有可能,是很長的一條線啊!

且軍中尉官之上,都可能在這一條線中!

“我這就吩咐人去著手入查!”

鐵狼急忙說著,再次拿起手機,欲想找人。

“不急!”

蕭亦川直接擺手打斷,說道:“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至于真假,待我晚上會不會這位林郡王再說!你稍后把地址發過來吧。”

“是!”

“另外,現有件事需你親自去操辦。”蕭亦川又是說道。

“主上請問!”鐵狼埋頭應著。

“幫我查查我義妹蕭柔近況。”蕭亦川說道。

“明白!只不過……主上,現在我們處處受限,雖說您僅是普通人,可查起來,怕是需要些時間……”鐵狼面色有些不好意思。

“多久?”蕭亦川淡淡問著。

“最遲,也要明天早上。”鐵狼回答道。

“那無妨,此事你可慢慢來,明天能交于我便可!”

鐵狼這才松了口氣,致謝過后,便轉身離開了。

是去做此事了!

……

另一處。

江別苑,別墅大廳。

蘇語坐在沙發上,眼睛卻是時不時的瞟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機,臉上即是緊張,又是期待。

旁邊正吃著零食看著電視的蘇璇終于有些忍不住了,問了一句:“姐,你今天怎么回事啊?班都不上了?是在做什么啊?”

“你……你不懂……”

一想到早上的事,蘇語的臉上就止不住的喜悅,高興的回答著。

“我不懂?什么啊?”

蘇璇是滿頭霧水。

本來一開始她還認為,姐這是跟姐夫離婚了,人難過著呢。

本著不想在傷口上撒鹽的想法。

再加上,她自己都對此事有點高興不起來,也就一直沒提。

可此刻,蘇語這般模樣,哪里有半點傷心的樣子?

忽然間,一個猜測就出現在了蘇璇的腦中!

“姐,你……你不會是找了別的男人吧?你可不能這樣啊!你說過的,你心里只有姐夫,你不能對姐夫不忠啊!”

蘇璇驚呼一聲,放下手中的零食,滿是憤憤不平的推著蘇語的身體。

蘇語是哭笑不得。

她直接抬手,輕拍了蘇璇的小腦袋,說道:“你姐我是這種人嗎?”

蘇璇揉著自己的腦袋,扁著嘴,沒有開口。

蘇語知道,這小妮子肯定是相信他的那個猜測了。

沒辦法。

蘇語只能解釋道:“我跟你姐夫,嗯……現在差不多是和好的情況了。”

假結婚的事,蘇璇并不知。

蘇璇只是認為,蘇語與姐夫之間,是太久沒見,感情生疏了。

雖然看著和和氣氣,實際上肯定是有著巨大矛盾的!

兩人這才會選擇離婚的!

所以現在,聽著蘇語這話,蘇璇一愣,下意識道:“真……真的?”

“真的!”蘇語點頭,笑道。

當確定下來后,蘇璇頓時間歡呼起來。

“太好了!我就知道,姐夫跟姐你不會就這么散了的,太好咯,我……”

然而,話還沒說完。

突然間,一道怒喝聲猛地響起。

“好什么好?像這種沒本事的廢物野狗,也配當我的女婿?蘇語,你要還是我女兒,就趕緊給我找那野狗離了!趕緊的!”

話落,劉瑛與蘇慶國沉著臉,從樓梯那緩緩走上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澳洲幸运10网 陕西十一选五 三级片小电影网站 球探网足球前瞻分析 竞彩比分 同花易配 赢在投资 禾百在线 6场半全场 青海十一选五 球探体育比分wp8下载 优选策略 吉林快三 辽宁快乐12 av成人经典三级片 双色球 浙江快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