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网
2020-01-30 22:00:00

拍賣延遲了半個小時。

原因是看場的宗師失蹤了,到處聯系不上。

實在沒有辦法,只能開場了。

按照以往的管理,上臺的人應該是劉經理,可今日卻是一個女人。

是林牧他們見到的那個“妖精”。

她上臺之后,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好,我叫憐兒,劉經理年紀大了,今天就由我代替他給大家介紹拍品,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稍稍欠身鞠躬。

場下頓時一片歡呼,美女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能夠喚醒男人的激情。

來的又都是有錢人,還不少是公子哥。

“我一定包涵你,比老劉頭兒強多了。”

“美女,你多少錢能拍呀?我出一億!”

“一億算個屁,我出五億!”

憐兒輕笑一聲,提高音調:“喜歡可是無價的。各位卻給我定價,豈是真的喜歡我?”

這句話讓眾人都閉上了嘴巴。

“接下來,還是讓我給大家介紹第一件拍品吧。”

看著臺上輕松自如的倩影,林牧嘴角勾起弧度。

“這個女人…有點意思呀。”

王道之卻說道:“是有意思,她如今代替老劉上臺,說明不久之后,這兒的拍賣場就是她說了算。”

林牧調侃一句:“說不定是那個大人物的女人呢。”

王道之撇撇嘴,似乎是替劉經理不甘,但沒有說什么。

拍品的種類很雜,有藏品、有公司、還有科研成果、甚至是虛幻的理念。

當然,這些虛無的東西,很難估量價值,不少都流拍了。

林牧也沒有什么感興趣的東西,但看著大家競拍,也是覺得頗為有趣。

他還注意到了葉家那邊。

也看到了董梟,是個體虛的家伙,臉色蠟黃,一看就缺乏鍛煉,身體還被掏空了。

他一直在給葉家人侃侃而談,似乎什么都懂。

還不時和葉溫柔說:“溫柔,你喜歡什么就告訴我,都拍下來給你。”

大半個小時之后,終于有件東西能引起林牧的興趣了。

是一對耳墜。

名為“流星的眼淚”,是國際著名時尚大師設計,僅此一對,是獨一無二的。

這對耳墜和葉溫柔的氣質極為般配。

“底價,五百二十萬。”憐兒喊出價格。

有人比林牧速度更快。

“溫柔,這對耳墜和你很配,我拍下來送給你,就當是我們的定情信物。”

董梟直接站起來。

“五百二十萬!”

有人加價:“五百五十萬。”

“五百六十萬。”

董梟似乎想讓人認識自己,直接喊出一個高價:“六百六十萬!”

耳墜雖好,但也只能博紅顏一笑,很少有人傻到在這上面花太多的錢。

沒人再加價。

董梟以為勢在必得之時,一個悅耳的聲音傳出。

“八百八十萬!”

少女在林牧的示意下喊出價格,聲音都在顫抖。

董梟扭頭看向包房,忍不住開口罵道:“一個老東西,還買耳墜,難道想要第二春不成?那我們就看看誰的錢多,你能有我們董家有錢不成?”

“九百萬!”

包房中繼續加價:“一千萬!”

董梟又喊:“一千一百萬。”

“兩…兩千萬!”少女閉著眼睛喊住這個數字。

她無法想象,自己身邊這位先生,是不是一個神經病!

有錢是這樣花的嗎?

這個時候,葉成宏輕聲勸道:“小董,不必逞強,溫柔也不喜歡這些華麗的東西,就算了吧,沒必要浪費錢。”

董梟有臺階,順勢就下去了。

“葉叔叔說的是,倒是我有些莽撞了。”

他看似平靜地坐下,雙拳卻緊緊握著,臉上十分沒面子。

最終,林牧以兩千萬拍得這對耳墜。

他高興了,卻讓王道之有些擔心。

“林先生,我忘記和你說了,拍賣會的東西,無論是拍到還是賣出的,都需要繳納百分之十的管理費。”

“百分之十?那我還要多交兩百萬?”

王道之點頭。

林牧暗暗咋舌,拍賣場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賺這么多錢,怪不得服務好呢。

不過他決定要買,也不會在乎這一星半點。

“無妨,大不了我們就留下來打工抵債!”林牧隨口開句玩笑。

卻差點把旁邊的少女嚇軟了腿。

畢竟剛才的價不是林牧喊的,而是她喊的,真要沒錢的話,上面追究下來,她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但她不能違背客人的意思。

實在太難了!

很快,董梟以六百萬的價格,給葉溫柔拍了一件翡翠手鐲。

董家做的是軟玉生意,像這種高品質精做工的翡翠硬玉,還是很少見的。

他正得意地向葉溫柔炫耀之時。

憐兒忽然又喊道:“哈哈,小妹妹和剛才的哥哥說聲抱歉呀。”

董梟正愣呢。

憐兒指著端上來的托盤,又道:“剛才的翡翠手鐲,是這件‘愛神’的邊角料。”

愛神,是一尊翡翠雕塑品。

雕的是一家三口,頑皮的孩子被爸爸舉在脖子上,身體后仰著向媽媽吐舌頭做鬼臉,還恰好尿在了爸爸的身上。

其樂融融的三口,十分俏皮又溫馨的一幕。

葉溫柔看到這一幕,下意識地摸了摸腹部。

“這是怪大師胡圖的新作品,他交托給我們之時,說了沒得商量的底價,三千萬。”

聽到這個價格,立刻有人嗤笑。

“原來是那個神經病,還三千萬呢,這要是掉個龍鳳說不定能賣出去,雕這個玩意兒,有什么價值呢?”

話音落下,剛才那個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三千萬。”

不出意外,這件東西沒人和林牧搶,又被他收入囊中。

王道之拉他都沒能阻止得了。

此時,他只能打電話通知兒子,趕緊籌錢,能籌到多少就籌多少。

剛打完電話,林牧拍了拍王道之的肩膀。

“王老先生,你幫我把這件‘愛神’包好,我要當生日禮物送給我老婆,她肯定會喜歡的。”

王道之都懶得勸了,無奈的嘆了一聲。

沒多久,林牧的字被端上來。

憐兒的介紹也很簡單。

“這一幅字乃是無價之寶,懂得人多少錢買回去都不會吃虧,不懂的話也沒有必要爭搶了。底價…八百萬!”

那幅字展開之后,場中傳出幾聲唏噓。

但還是有人看出了字中的特殊,有些驚詫地評論道。

“這幅字的筆力也太不可思議了,真的是人寫出來的嗎?我收藏的字中都無人能出其右呀。”

“若是真的,這個價還不止呢。”

憐兒保證道:“各位請放心,這幅字的價值我們拍賣場做擔保,買回去若是覺得虧了,可以退回來,我個人收了。”

此時,有人喊了一句:“八百萬。”

“九百萬。”

“一千萬。”

畢竟是沒有任何標志的字,懂得人都能看出來,似乎還是剛剛寫下的,所以漲幅并不大,只賣了一千萬。

接下來,就是那一幅十二生肖圖。

畫比字值錢。

這一次引起的轟動比較大,不少人都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出價的卻不多,最后以一千八百萬成交。

除去要交給拍賣場的,剩下的根本就不夠支付剛才買下的東西。

王道之苦著臉問道:“林先生,現在怎么辦?”

林牧立刻回答:“我也不知道,你手上還有多少錢,能借我點嗎?”

“沒有那么多,不過我已經讓人籌錢了,一會兒就打電話問問,看能湊出多少來。”

“行。”林牧一點擔心的意思都沒有。

將近三個小時了,最后一件拍品也拿了上來。

正是林牧這一次的目標。

是一塊靈石。

而憐兒口中介紹,卻說是一塊極品墨玉。

底價是三千萬。

這一次,下面座位上的人出價的少了,包房里卻傳出好幾個競價的聲音。

第二十一章 喊價

拍賣延遲了半個小時。

原因是看場的宗師失蹤了,到處聯系不上。

實在沒有辦法,只能開場了。

按照以往的管理,上臺的人應該是劉經理,可今日卻是一個女人。

是林牧他們見到的那個“妖精”。

她上臺之后,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好,我叫憐兒,劉經理年紀大了,今天就由我代替他給大家介紹拍品,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稍稍欠身鞠躬。

場下頓時一片歡呼,美女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能夠喚醒男人的激情。

來的又都是有錢人,還不少是公子哥。

“我一定包涵你,比老劉頭兒強多了。”

“美女,你多少錢能拍呀?我出一億!”

“一億算個屁,我出五億!”

憐兒輕笑一聲,提高音調:“喜歡可是無價的。各位卻給我定價,豈是真的喜歡我?”

這句話讓眾人都閉上了嘴巴。

“接下來,還是讓我給大家介紹第一件拍品吧。”

看著臺上輕松自如的倩影,林牧嘴角勾起弧度。

“這個女人…有點意思呀。”

王道之卻說道:“是有意思,她如今代替老劉上臺,說明不久之后,這兒的拍賣場就是她說了算。”

林牧調侃一句:“說不定是那個大人物的女人呢。”

王道之撇撇嘴,似乎是替劉經理不甘,但沒有說什么。

拍品的種類很雜,有藏品、有公司、還有科研成果、甚至是虛幻的理念。

當然,這些虛無的東西,很難估量價值,不少都流拍了。

林牧也沒有什么感興趣的東西,但看著大家競拍,也是覺得頗為有趣。

他還注意到了葉家那邊。

也看到了董梟,是個體虛的家伙,臉色蠟黃,一看就缺乏鍛煉,身體還被掏空了。

他一直在給葉家人侃侃而談,似乎什么都懂。

還不時和葉溫柔說:“溫柔,你喜歡什么就告訴我,都拍下來給你。”

大半個小時之后,終于有件東西能引起林牧的興趣了。

是一對耳墜。

名為“流星的眼淚”,是國際著名時尚大師設計,僅此一對,是獨一無二的。

這對耳墜和葉溫柔的氣質極為般配。

“底價,五百二十萬。”憐兒喊出價格。

有人比林牧速度更快。

“溫柔,這對耳墜和你很配,我拍下來送給你,就當是我們的定情信物。”

董梟直接站起來。

“五百二十萬!”

有人加價:“五百五十萬。”

“五百六十萬。”

董梟似乎想讓人認識自己,直接喊出一個高價:“六百六十萬!”

耳墜雖好,但也只能博紅顏一笑,很少有人傻到在這上面花太多的錢。

沒人再加價。

董梟以為勢在必得之時,一個悅耳的聲音傳出。

“八百八十萬!”

少女在林牧的示意下喊出價格,聲音都在顫抖。

董梟扭頭看向包房,忍不住開口罵道:“一個老東西,還買耳墜,難道想要第二春不成?那我們就看看誰的錢多,你能有我們董家有錢不成?”

“九百萬!”

包房中繼續加價:“一千萬!”

董梟又喊:“一千一百萬。”

“兩…兩千萬!”少女閉著眼睛喊住這個數字。

她無法想象,自己身邊這位先生,是不是一個神經病!

有錢是這樣花的嗎?

這個時候,葉成宏輕聲勸道:“小董,不必逞強,溫柔也不喜歡這些華麗的東西,就算了吧,沒必要浪費錢。”

董梟有臺階,順勢就下去了。

“葉叔叔說的是,倒是我有些莽撞了。”

他看似平靜地坐下,雙拳卻緊緊握著,臉上十分沒面子。

最終,林牧以兩千萬拍得這對耳墜。

他高興了,卻讓王道之有些擔心。

“林先生,我忘記和你說了,拍賣會的東西,無論是拍到還是賣出的,都需要繳納百分之十的管理費。”

“百分之十?那我還要多交兩百萬?”

王道之點頭。

林牧暗暗咋舌,拍賣場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賺這么多錢,怪不得服務好呢。

不過他決定要買,也不會在乎這一星半點。

“無妨,大不了我們就留下來打工抵債!”林牧隨口開句玩笑。

卻差點把旁邊的少女嚇軟了腿。

畢竟剛才的價不是林牧喊的,而是她喊的,真要沒錢的話,上面追究下來,她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但她不能違背客人的意思。

實在太難了!

很快,董梟以六百萬的價格,給葉溫柔拍了一件翡翠手鐲。

董家做的是軟玉生意,像這種高品質精做工的翡翠硬玉,還是很少見的。

他正得意地向葉溫柔炫耀之時。

憐兒忽然又喊道:“哈哈,小妹妹和剛才的哥哥說聲抱歉呀。”

董梟正愣呢。

憐兒指著端上來的托盤,又道:“剛才的翡翠手鐲,是這件‘愛神’的邊角料。”

愛神,是一尊翡翠雕塑品。

雕的是一家三口,頑皮的孩子被爸爸舉在脖子上,身體后仰著向媽媽吐舌頭做鬼臉,還恰好尿在了爸爸的身上。

其樂融融的三口,十分俏皮又溫馨的一幕。

葉溫柔看到這一幕,下意識地摸了摸腹部。

“這是怪大師胡圖的新作品,他交托給我們之時,說了沒得商量的底價,三千萬。”

聽到這個價格,立刻有人嗤笑。

“原來是那個神經病,還三千萬呢,這要是掉個龍鳳說不定能賣出去,雕這個玩意兒,有什么價值呢?”

話音落下,剛才那個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

“三千萬。”

不出意外,這件東西沒人和林牧搶,又被他收入囊中。

王道之拉他都沒能阻止得了。

此時,他只能打電話通知兒子,趕緊籌錢,能籌到多少就籌多少。

剛打完電話,林牧拍了拍王道之的肩膀。

“王老先生,你幫我把這件‘愛神’包好,我要當生日禮物送給我老婆,她肯定會喜歡的。”

王道之都懶得勸了,無奈的嘆了一聲。

沒多久,林牧的字被端上來。

憐兒的介紹也很簡單。

“這一幅字乃是無價之寶,懂得人多少錢買回去都不會吃虧,不懂的話也沒有必要爭搶了。底價…八百萬!”

那幅字展開之后,場中傳出幾聲唏噓。

但還是有人看出了字中的特殊,有些驚詫地評論道。

“這幅字的筆力也太不可思議了,真的是人寫出來的嗎?我收藏的字中都無人能出其右呀。”

“若是真的,這個價還不止呢。”

憐兒保證道:“各位請放心,這幅字的價值我們拍賣場做擔保,買回去若是覺得虧了,可以退回來,我個人收了。”

此時,有人喊了一句:“八百萬。”

“九百萬。”

“一千萬。”

畢竟是沒有任何標志的字,懂得人都能看出來,似乎還是剛剛寫下的,所以漲幅并不大,只賣了一千萬。

接下來,就是那一幅十二生肖圖。

畫比字值錢。

這一次引起的轟動比較大,不少人都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出價的卻不多,最后以一千八百萬成交。

除去要交給拍賣場的,剩下的根本就不夠支付剛才買下的東西。

王道之苦著臉問道:“林先生,現在怎么辦?”

林牧立刻回答:“我也不知道,你手上還有多少錢,能借我點嗎?”

“沒有那么多,不過我已經讓人籌錢了,一會兒就打電話問問,看能湊出多少來。”

“行。”林牧一點擔心的意思都沒有。

將近三個小時了,最后一件拍品也拿了上來。

正是林牧這一次的目標。

是一塊靈石。

而憐兒口中介紹,卻說是一塊極品墨玉。

底價是三千萬。

這一次,下面座位上的人出價的少了,包房里卻傳出好幾個競價的聲音。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澳洲幸运10网 竞彩比分网竞彩比分网 新疆35选7 手机体球网足球比分捷报 球探体育比分比分直播 快乐十分 北单比分賠率 北京快乐8 吉林十一选五 棒球比分多少结束 集乐库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河北时时彩 足球北单比分网 足彩进球彩 浙江快乐12 棒球比分6-1会有加时么 江苏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