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网
2020-01-30 23:57:53

王八……

“你,你說啥,他……他……”

孫春梅長大了嘴巴,一只手指著林天,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孫姨,您要沒什么事的話就先走吧,林少這邊找我幫忙來的。”張經理小聲說道。

林天見狀笑瞇瞇的走向二人。

“等等,張經理啊,她可不能走!”

張經理一臉疑惑的看向林天,而后立即彎腰微笑。

“林少,您有什么指示盡管吩咐!”

孫春燕眉頭緊皺,撇了撇嘴:“小張,你是不是搞錯了啊,他這么一個窮屌絲,能開得起保時捷?”

張經理一臉惶恐,連忙沖著孫春燕擠眉弄眼。

“對,你一定搞錯了啊,我對這他知根知底,我們認識三年多,可從來沒見過他買什么奢侈品,除了給我買過一個LV包,也不知道真假……”

葉梅紅腫著臉,挑眉說道。

張經理看向林天,只見后者一臉玩味的盯著他,神情略有惶恐,剛欲張嘴。

孫德彪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瞇瞇的說道:“是呀,老弟…啊不,小張,他應該也是從部隊退下來的,又沒手藝又沒資金的,哪里有可能買這豪車。”

張經理神色有些狐疑,難道他的錢來路不正?不論如何,人家也是豪擲數百萬的土豪,而且也照顧了自己生意,如無必要干嘛去招惹他呢?

“哈哈,林少,我女朋友和她家里人不太懂事,還請林少不要介意啊!”張經理權衡以后,笑瞇瞇的道歉。

林天還之一笑,玩味開口道:“我介意!”

“哈哈,我就知道林少大人有……”

“啊——”張經理話說一半,嘴角一陣抽動,兩眼成線,額頭前的秀發在風中飄動,這話我沒法接啊!

“罷了,你還是先算算我這車子損失多少吧,畢竟有人答應賠償了!”

林天倒是沒料到他們葉家已經找好了金龜婿,不過既然如此,又為什么讓自己娶葉梅呢。

這個念頭在腦海一閃而過,林天掃了孫春燕一眼,這個潑婦界的強人正一頭冷汗,正如她自己所說,一輛百萬級豪車,隨便補補漆啥的也不少花。

張經理倒沒多想,連忙讓身邊兩個查勘員去檢查拍照。

兩個都是機靈的明白人,林大財主剛提車沒多久就被人蹭了,該怎么搞他們心里也都有數。

“輪眉葉子板需要更換,保守估計理賠一萬五千元!”

“車身有十厘米的刮蹭,需要補漆,保守估計三千元。”

……

兩名查勘員你一句我一句,最后給的報價是需要賠償三萬四千元。

孫春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整張肥臉黑黢黢的。

那名小護士揚了揚雪白的下巴,神色洋洋自得。

“張哥,你們沒弄錯吧,就那么一點點損傷,需要賠那么多錢嗎?”

葉梅上前抓住了張經理的胳膊。

林天眉頭緊皺。

“梅梅,這車子是你們弄的嗎?”張經理皺眉問道。

“不不不,當然不是!”葉梅急的連連擺手。

“嘻嘻,剛才那位大媽說要賠錢呢!”小護士得意道。

“胡…胡說!”孫春燕略有支吾的叫道。

“誰弄壞的誰賠,俺…俺啥時候說過那種話!”

“哼哼,剛才明明大家都聽到了!”小護士繼續說道。

“誰聽到了?”孫春燕咋呼了一聲。

“我,林先生,還有他們兩個剛才都在場,你賴不掉的!”

孫春燕聞言老臉一紅,她到不是對自己有什么言出必踐的要求,錢她指定不掏,只是那邊話音剛落,這邊就要吃回去,屬實有些打臉。

“德彪,梅梅,你們聽見了嗎,我會說那種屁話嗎?”孫春燕厚著臉皮說道。

孫德彪和葉梅兩人對視一眼,各自尷尬的搖了搖頭。

“你明明說了!”小護士氣的跳腳。

“呵呵,沒事小妹妹,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有的人食言而肥,倒是不必太過計較!”林天笑呵呵的說道。

孫春燕眉頭緊皺,看了看自己凸出來的肚皮。

“小犢子,你說誰肥呢!”

“嘻嘻,誰說話不算話誰就肥咯,再說啦,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嘛!”

小護士頗為自得的掐了掐自己的小蠻腰,十分解氣的笑道。

她發現,這個林先生不僅有顏多金,而且還好幽默哦!

可惜,唉~這么好的男人,注定和自己沒什么交集啦。

林天當然沒打算讓他們賠錢,孫春燕什么德行他再了解不過,論厚顏無恥鮮有人能及,處處盤剝還嫌不夠呢,讓她從嘴里吐錢,那可不狗嘴里的肉包子都難摳出來。

不過能讓這老娘們吃癟,倒也是件可樂的事情。

“呵呵,張經理,先前她說這錢她賠,勞煩你們替我要一下吧。”林天笑瞇瞇的說道。

“放屁,我不賠,俺沒說過那話!”孫春燕登時跳腳大叫。

讓俺拿錢,沒門!

“哼,明明說過卻不承認,你敢不敢說,剛才說要賠錢的是小狗!”小護士依依不撓。

“狗說要賠錢的!”孫春燕當即肯定道。

“小張,俺一把年紀了說話怎么可能不算,俺是那種人嗎,不是俺搞的的事俺怎么會去賠錢呢?”孫春燕信誓旦旦的說道。

林天仿佛看見了一對狗姐狗弟和一個狗女兒……

張經理點了點頭,他和孫春燕雖然交集不很多,但也能看得出她是個吝嗇成性的人,應該不會說那種滿話,不過林天那邊他也不能開罪。

“哈哈。”張經理笑著打了個圓場。

“林少,咱們車上都有監控的,誰刮的車子,都有視頻記錄的,您放心,他跑不掉的!”

“對對對,誰刮的車讓誰賠錢去,你看你這車子被刮了肯定不順心,你賠給梅梅分手費的事俺就先放下,你先忙你的。”

孫春燕訕笑著說道,如果林天死咬住剛才說的話,她有免不了丟人,所以口風也放軟了許多。

張經理卻是捕捉到了一些訊息,葉梅是林少的前女友,自己如果敢接盤,那不就是在林少的頭上動土嗎?

他瞄了一眼葉梅的身段,深吸一口氣,此事需從長計議。

林天倒是沒想到這老娘們兒居然還會服軟,看來還是錢能拿住她。

張經理熟練的打開監控視頻,調到了今天。

“就是這小子,還以為是車輛刮蹭,沒想到這家伙搞故意破壞,哼哼,林少,定損三萬多,夠他判刑的啦!”

張經理有些興奮,畢竟能在這種大款面前混個臉熟也是好的,更何況還幫他抓到了一個刮車賊!

林天饒有趣味的看著那個身影,葉梅不斷的揉著眼睛生怕自己看錯,孫春燕嚇得雙腿直打顫,嘴里不住罵著冤家冤家~

第12章 狗姐狗弟 求推薦呀 求收藏呀 讀者老爺們~

王八……

“你,你說啥,他……他……”

孫春梅長大了嘴巴,一只手指著林天,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孫姨,您要沒什么事的話就先走吧,林少這邊找我幫忙來的。”張經理小聲說道。

林天見狀笑瞇瞇的走向二人。

“等等,張經理啊,她可不能走!”

張經理一臉疑惑的看向林天,而后立即彎腰微笑。

“林少,您有什么指示盡管吩咐!”

孫春燕眉頭緊皺,撇了撇嘴:“小張,你是不是搞錯了啊,他這么一個窮屌絲,能開得起保時捷?”

張經理一臉惶恐,連忙沖著孫春燕擠眉弄眼。

“對,你一定搞錯了啊,我對這他知根知底,我們認識三年多,可從來沒見過他買什么奢侈品,除了給我買過一個LV包,也不知道真假……”

葉梅紅腫著臉,挑眉說道。

張經理看向林天,只見后者一臉玩味的盯著他,神情略有惶恐,剛欲張嘴。

孫德彪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瞇瞇的說道:“是呀,老弟…啊不,小張,他應該也是從部隊退下來的,又沒手藝又沒資金的,哪里有可能買這豪車。”

張經理神色有些狐疑,難道他的錢來路不正?不論如何,人家也是豪擲數百萬的土豪,而且也照顧了自己生意,如無必要干嘛去招惹他呢?

“哈哈,林少,我女朋友和她家里人不太懂事,還請林少不要介意啊!”張經理權衡以后,笑瞇瞇的道歉。

林天還之一笑,玩味開口道:“我介意!”

“哈哈,我就知道林少大人有……”

“啊——”張經理話說一半,嘴角一陣抽動,兩眼成線,額頭前的秀發在風中飄動,這話我沒法接啊!

“罷了,你還是先算算我這車子損失多少吧,畢竟有人答應賠償了!”

林天倒是沒料到他們葉家已經找好了金龜婿,不過既然如此,又為什么讓自己娶葉梅呢。

這個念頭在腦海一閃而過,林天掃了孫春燕一眼,這個潑婦界的強人正一頭冷汗,正如她自己所說,一輛百萬級豪車,隨便補補漆啥的也不少花。

張經理倒沒多想,連忙讓身邊兩個查勘員去檢查拍照。

兩個都是機靈的明白人,林大財主剛提車沒多久就被人蹭了,該怎么搞他們心里也都有數。

“輪眉葉子板需要更換,保守估計理賠一萬五千元!”

“車身有十厘米的刮蹭,需要補漆,保守估計三千元。”

……

兩名查勘員你一句我一句,最后給的報價是需要賠償三萬四千元。

孫春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整張肥臉黑黢黢的。

那名小護士揚了揚雪白的下巴,神色洋洋自得。

“張哥,你們沒弄錯吧,就那么一點點損傷,需要賠那么多錢嗎?”

葉梅上前抓住了張經理的胳膊。

林天眉頭緊皺。

“梅梅,這車子是你們弄的嗎?”張經理皺眉問道。

“不不不,當然不是!”葉梅急的連連擺手。

“嘻嘻,剛才那位大媽說要賠錢呢!”小護士得意道。

“胡…胡說!”孫春燕略有支吾的叫道。

“誰弄壞的誰賠,俺…俺啥時候說過那種話!”

“哼哼,剛才明明大家都聽到了!”小護士繼續說道。

“誰聽到了?”孫春燕咋呼了一聲。

“我,林先生,還有他們兩個剛才都在場,你賴不掉的!”

孫春燕聞言老臉一紅,她到不是對自己有什么言出必踐的要求,錢她指定不掏,只是那邊話音剛落,這邊就要吃回去,屬實有些打臉。

“德彪,梅梅,你們聽見了嗎,我會說那種屁話嗎?”孫春燕厚著臉皮說道。

孫德彪和葉梅兩人對視一眼,各自尷尬的搖了搖頭。

“你明明說了!”小護士氣的跳腳。

“呵呵,沒事小妹妹,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有的人食言而肥,倒是不必太過計較!”林天笑呵呵的說道。

孫春燕眉頭緊皺,看了看自己凸出來的肚皮。

“小犢子,你說誰肥呢!”

“嘻嘻,誰說話不算話誰就肥咯,再說啦,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嘛!”

小護士頗為自得的掐了掐自己的小蠻腰,十分解氣的笑道。

她發現,這個林先生不僅有顏多金,而且還好幽默哦!

可惜,唉~這么好的男人,注定和自己沒什么交集啦。

林天當然沒打算讓他們賠錢,孫春燕什么德行他再了解不過,論厚顏無恥鮮有人能及,處處盤剝還嫌不夠呢,讓她從嘴里吐錢,那可不狗嘴里的肉包子都難摳出來。

不過能讓這老娘們吃癟,倒也是件可樂的事情。

“呵呵,張經理,先前她說這錢她賠,勞煩你們替我要一下吧。”林天笑瞇瞇的說道。

“放屁,我不賠,俺沒說過那話!”孫春燕登時跳腳大叫。

讓俺拿錢,沒門!

“哼,明明說過卻不承認,你敢不敢說,剛才說要賠錢的是小狗!”小護士依依不撓。

“狗說要賠錢的!”孫春燕當即肯定道。

“小張,俺一把年紀了說話怎么可能不算,俺是那種人嗎,不是俺搞的的事俺怎么會去賠錢呢?”孫春燕信誓旦旦的說道。

林天仿佛看見了一對狗姐狗弟和一個狗女兒……

張經理點了點頭,他和孫春燕雖然交集不很多,但也能看得出她是個吝嗇成性的人,應該不會說那種滿話,不過林天那邊他也不能開罪。

“哈哈。”張經理笑著打了個圓場。

“林少,咱們車上都有監控的,誰刮的車子,都有視頻記錄的,您放心,他跑不掉的!”

“對對對,誰刮的車讓誰賠錢去,你看你這車子被刮了肯定不順心,你賠給梅梅分手費的事俺就先放下,你先忙你的。”

孫春燕訕笑著說道,如果林天死咬住剛才說的話,她有免不了丟人,所以口風也放軟了許多。

張經理卻是捕捉到了一些訊息,葉梅是林少的前女友,自己如果敢接盤,那不就是在林少的頭上動土嗎?

他瞄了一眼葉梅的身段,深吸一口氣,此事需從長計議。

林天倒是沒想到這老娘們兒居然還會服軟,看來還是錢能拿住她。

張經理熟練的打開監控視頻,調到了今天。

“就是這小子,還以為是車輛刮蹭,沒想到這家伙搞故意破壞,哼哼,林少,定損三萬多,夠他判刑的啦!”

張經理有些興奮,畢竟能在這種大款面前混個臉熟也是好的,更何況還幫他抓到了一個刮車賊!

林天饒有趣味的看著那個身影,葉梅不斷的揉著眼睛生怕自己看錯,孫春燕嚇得雙腿直打顫,嘴里不住罵著冤家冤家~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澳洲幸运10网 7星彩 山东时时彩 雪缘园比分直播 竞彩足球比分 大赢家竞彩比分直播 福彩3d 球探网 007球探网足球比分 e球彩 陕西快乐十分 球探网篮球 雷速体育手机版下载安装 极速快乐十分 江西多乐彩 2012奥运会足球直播表 20128月12日足球比分